【攝影漫談:美麗新世界】

#2 | 20150721   

2015621日,是我學生 Decen 結婚大日子,我很幸運亦很榮幸可以出席她的婚禮。我們結緣於20137月,那天她來到文藝女生旺角時期的班房,就這樣,就埋下我將會成為她生命中重要時刻其中一位見証者的伏線。
 

每當有人問我,我從事甚麼職業嘅時候,好多時候我都唔係好識回答,是攝影導師?(我從來唔覺得我是一位老師喎,因為我仲有好有學問都唔識……)是攝影師?(我自己又唔覺得係攝影師,因為我仲有好有技巧都唔識……)。因此,到最後,讓我最comfort 的答案就是:我係《文藝女生》創辦人,因為《文藝女生》的而且確係我一手創辦,而直到今天我依然引以自豪。
 

而談到婚禮攝影,這個科目從來都不是我的強項,同時亦從沒想過要當wedding photographer,但生命就是這麼有趣,妳不找上她,她會主動來找妳。20155月,Decen 傳來一個whatsapp,想邀請我為她拍攝婚禮snap shot,而我爽快地回覆:「Sure!」當下的內心感覺,是真心好想去又真心好想影。至於影得好不好,究竟要如何影,坦白說,我是全無頭緒的,而最具挑戰的事係,5月份的我,咁啱係冇晒相機喺手!
 

來到攝影當日,新郎哥 Heath 借他的相機給我,就這樣我帶著陌生的相機,圓滿地完成任務,那一夜,我總共拍攝了705幅影像,而當中的感受,就是那裡的人,全部都好美麗好有愛。而我有一個習慣,就是當相片拍完之後,我不會即時觀看亦不會即時整理,我喜歡將她沉澱,又或者其實係我需要時間讓自己沉澱。
 

如果你願意相信,我很想告訴大家影像被創造之後,其實是會自行衍生生命的,一個月後,我開始整理那一夜的相片,來來回回,一路play back,一路讓我反覆看見很多奇妙的發現。攝影,說穿了,不外乎都是光圈快門ISO,來來去去都係呢啲setting,而有趣的是不同時刻拍攝的相片,竟然出現不同調子以及不同嘅感覺,如果你們來問我,究竟張相點解有咁嘅色tone,坦白講,我自己都唔知,我只是負責按快門,至於,影像最終會變成怎樣,一切其實係由影像自身決定的,不妨再告訴你們,好多人唔知點解成日以為我的相片有PS,其實我係極少執相的。
 

衷心感謝Decen Heath的信任,他們給予我一場難能可貴的人生體驗,透過這個婚禮攝影機會,讓我打破了過去很多對攝影嘅迷思,以及打破所謂知識所謂世俗價值的規範。
 

今日,讓我更加確信《攝影》究竟是甚麼一回事!攝影其實就是能量交換,在場的人與事有甚麼energy,攝影師同時又carry 住甚麼energy,就會成就出怎麼樣的相片,《攝影》從來就是這樣簡單就是這樣純粹。所以,我終於明白,世間上根本沒有一部相機又或一支鏡頭能夠走天涯,更加沒有一本天書可以睇到老,因為生命是流動的,人生是變幻的,只有不斷追隨內心轉化,跟進心靈成長,與相機同步邁進,才能呈現自己真正想要的世界。
 

攝影有時之所以讓人困惑,甚至讓人以為好複雜,都是因為坊間充斥着各門各派的學術及非學術說法,令人難以整合難以消化更難以理解。衷心感謝《攝影》,在四年前,揀選我這個平凡女子,攝影一直帶領我看見很多生命可能以及瑰麗奇蹟。能夠與攝影同行,我是幸運的。 如果將人生比喻為四季,自從遇上了攝影,我的生命一直處於春天花期,每天都有新的種子在萌芽,每天都有新的鮮花在綻放。
 

當我整理好這輯相片時候,身邊手提電話隨即響起,來電者是某品牌相機職員,他通知我之前預訂相機將於八月到港,敬請留意電郵。我期待着與這台嶄新相機,一起為大家開拓更多更美妙的美麗新世界。

圖文:艾烈/文藝女生